親愛的簡報用戶,因近期疫情防控限制,暫停電話咨詢服務。如您需要人工服務,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跨界資訊>  【科學公益】當科學遇到慈善:兩個科學慈善家的故事

【科學公益】當科學遇到慈善:兩個科學慈善家的故事

2020-04-29 15:42:33  來源:善財志  作者:善財倡導者    點擊數量:3805

來源 | Science Philanthropy Alliance


 

編者按

 

最近幾年,我們不斷看到慈善家在資助基礎科學上的重大投入:

 

2020年4月,王石率萬科員工集體捐贈2億股萬科股票,市值約53億,建立清華大學萬科公共衛生與健康學院,資助公共衛生領域人才培養、科學研究;

 

2020年1月,馬云公益基金會成立了1億元專項基金,用于支持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研發,截至3月31日,累計支持了中國科學院、廣州鐘南山醫學基金會、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等六個機構;

 

2018年11月,騰訊基金會聯合中國科學家發起“科學探索獎”,每年將在基礎科學和前沿核心技術方面的九大領域,遴選出50名青年科技工作者,每位獲獎者將連續5年、每年獲得60萬元人民幣的資金;

 

2018年10月,蔡崇信和他的妻子吳明華給斯坦福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捐贈了約2.5億美元,為表彰蔡崇信夫婦的捐贈,該研究所更名為“吳蔡神經科學研究所”(Wu Tsai Neurosciences Institute);

 

2018年2月,海歸科學家施一公創辦成立中國第一所私立基礎研究型大學——西湖大學,西湖教育基金會得到近萬名捐贈人資助,累計獲協議捐贈43億元(2019年5月數據);
2016年12月,盛大創始人陳天橋夫婦宣布成立10億美元基金,用于支持腦科學研究,并向美國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捐贈1.15億美元用于大腦研究,成立了加州理工陳天橋雒芊芊神經科學研究院。

 

看似“無用”的基礎科學研究為人類技術創新提供了可循的規律和持續的人才,拓展著人類認知的邊界,是西方慈善家關注的重點。本文是兩位美國科學家兼慈善家的事業歷程。

 

||||||

 

在去年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與科學慈善聯盟(Science Philanthropy Alliance)為慈善家舉辦的一次活動中,就“科學慈善家”(scientist-philanthropists)如何支持基礎科學展開了討論:

 

主持人:鮑勃·伯吉諾(Bob Birgeneau),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物理學教授、名譽校長

 

科學慈善家:

 

弗朗西絲·赫爾曼(Frances Hellman),物理學家、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數學和物理科學學院院長、赫爾曼研究員基金會主席

 

吉姆·西蒙斯(Jim Simons),數學家、投資人、西蒙斯基金會理事會主席

 

 

從左到右:鮑勃·伯吉諾、弗朗西絲·赫爾曼、吉姆·西蒙斯

 

 

||||||

 

為什么要支持基礎科學

 

 

伯吉諾請赫爾曼和西蒙斯定義基礎科學。

 

 

赫爾曼指出,基礎科學是由好奇心驅動的。例如,在她自己關于磁性和非晶體材料的研究中,其初衷并不是制造更好、更快的計算機。“相反地,我開始嘗試理解磁性和電子特性如何相互作用,這或許與計算機有關。通過不執著于某個特定的問題,科學家可以產生更大的影響。”

 

西蒙斯同意基礎科學所帶來的不可預見的好處。他自己的研究領域——純數學,就屬于基礎科學。當他還任教于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的時候,曾和陳省身(美籍華裔數學家)合作寫了一篇題為《典型群和幾何不變式》(Characteristic Forms and Geometric Invariants)的論文。這篇論文所涉及的數學領域與拓撲學和幾何學有關,但令西蒙斯驚訝的是,這篇論文提出的“陳-西蒙斯理論”在理論物理學的許多領域中都有用武之地。“你永遠不知道基礎科學的發現會帶來什么,”他說。

 

 


||||||

 

開啟慈善事業生涯

 

 

伯吉諾問赫爾曼和西蒙斯,他們是如何開始從事慈善事業的。

 

 

赫爾曼的回憶——

 

“在我獲得終身教職后,我和父母討論了助理教授經常面臨的資金問題。終身職位不僅需要出色的想法,還需要研究的財政支持。然而,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同行評議制度雖然有用,但本質上是規避風險的。任何有風險的研究,六位同行評出優秀的幾率都是微乎其微。而且正如我們聽說的那樣,科學發現之路并不是一條坦途,所以確實需要資助年輕教師。”

 

“因此,我與父母共同設立了一個基金,讓那些處于負債期、沒有申請聯邦研究基金所需的從業記錄的事業早期的教師能夠做研究。資助項目從我父親上學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我擔任助理教授的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開始。我的父母很喜歡這個項目,因為助理教授會和他們見面,和他們談論自己的研究,給他們送書。”

 

“作為院長,我可以幫助教師和學生創造知識和產生成果。作為赫爾曼研究員基金會的主席,我可以幫助他們提供所需的資金支持。我很高興能夠為年輕教師探索科學賦能。”

 

 

西蒙斯的講述——

 

“鮑勃·伯吉諾是第一個以麻省理工學院理學院院長的身份從我們這里拿到資助的人——那是我第一次捐贈科學慈善事業。我的妻子瑪麗蓮(Marilyn)和我在25年前成立了一個基金會。那是一個綜合性的基金會。我們在2004年決定專注于基礎科學;我們的其他捐贈將在基金會之外進行,”他說。

 

“我們從支持自閉癥基礎研究開始,自閉癥是一種令人困惑的病癥。這是一個正在進行的項目。然后,我們資助數學和物理學研究,合作探索生命的起源。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不會提供資金來研究這個秘密。這些合作現在支持30到40名私人研究員。”

 

西蒙斯基金會不僅資助科學家,現在還開展研究。“六年前,我們決定自己做一些研究,所以我們創建了西蒙斯數據分析中心(Simons Center for Data Analysis),由美國國家科學與工程學院的院士領導。”西蒙斯說,“該中心做的是生物學領域的計算科學。此后,我們推廣了這一概念,并在新的“熨斗研究所”(Flatiron Institute)的名義下,增加了計算天體物理學、計算量子物理學和計算數學。”

 

“瑪麗蓮和我在運營這個基金會的過程中度過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時光,希望這個基金會能夠以永續型模式繼續發展。”他總結道。

 

 

||||||

 

運營慈善事業

 

 

接著,伯吉諾詢問了赫爾曼和西蒙斯是如何運營他們的慈善組織的。

 

赫爾曼指出,她的家族慈善事業繼續以人而不是項目為資助對象。受過資助的研究員組成了委員會來挑選下一批受資助者,結果證明這是一個有效的機制。她和她的四位兄弟姐妹共同運營基金會。

 

特里西亞·赫爾曼·吉布斯(左)和弗朗西絲·赫爾曼(右)

 

西蒙斯指出,他的妻子瑪麗蓮是主席,而他是西蒙斯基金會的理事會主席。瑪麗蓮負責基金會的商業方面,負責教育和推廣,包括《量子科學》(Quanta)雜志和像科學電影這樣的項目,而吉姆負責科學工作。

 

“我對很多東西都很感興趣,包括宇宙微波背景(cosmic microwave back ground, CMB)望遠鏡;宇宙微波背景輻射是宇宙大爆炸留下的余輝。這臺望遠鏡能分辨出大爆炸中可能出現的原始引力波,希望它能告訴我們大爆炸早期宇宙暴脹理論(inflation theory)是否正確。要么這個理論是正確的,有人會獲得諾貝爾獎,要么就不是真的,我們又回到了生命的起源問題上。我不能在這個賭注上輸,”他說他女兒和女婿的“海辛-西蒙斯基金會”(Hesing- Simons Foundation)也在支持相關工作。

 

 

西蒙斯夫婦

 

 

歸根結底,資助基礎科學對赫爾曼和西蒙斯來說都是令人興奮和享受的工作。用西蒙斯的話說:“做一個科學慈善家很有趣。”

 

 

THE  END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英文原文)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怎么看意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