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簡報用戶,因近期疫情防控限制,暫停電話咨詢服務。如您需要人工服務,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公益新友>參與公益>  想進入NGO的年輕人如何說服父母?

想進入NGO的年輕人如何說服父母?

2015-05-11 09:27:36  來源:立人圖書館  作者:郝偉恒     點擊數量:140242

前言

    標題里面的說服父母指的是處理好和父母的關系,具體是說服父母讓他們接受自己的決定——進入NGO這個行業。

    在立人做人事的這段時間,我遇到過不少長期志愿者和父母的溝通問題,父母一般不同意孩子來做長期志愿者,有的父母甚至干出一些哭笑不得的事情。

    我自己也走過這條路,目前還沒有完全走出來,寫這篇的用意是貢獻下我自己的經驗和思考,以期能幫助到一些人。

 

父母篇

    目的:理解父母,知道父母為什么這么做。

    因為種種原因,不少人其實是不清楚他們的父母的。

    如果和自己的父母有過深談,了解他們是在怎樣的家庭中長大,他們的生命中究竟遭遇了什么重大事件等,我們會對自己的父母有更多的理解,理解作為人的父母而非作為父母這兩個角色的父母。同時這也是自我理解的一個過程:了解我們從父母那得到了什么,我們又突破了哪些父母的不足,做到了他們想做但是沒有做到的。

    下面我列出的,有些是為父母的辯護,有些是對父母的批評,但不管怎么樣,這能幫助我們更好的看清楚沖突的實質是什么,事件背后又是什么。

 

獨生子女政策&經濟進步

    以前家里普遍比較窮,孩子又多。家長只能讓讀書能力最好的那個去讀書,其他孩子就留在家里幫忙,務農或者做小生意。

    現在條件都變了,孩子多變成了獨生子女,窮變成了資源相對富足。

    獨生子女政策則讓選擇變得單一化。家庭只有一個孩子,怎么能不小心慎重,怎么能不選擇最穩妥最好的?所以要讀大學,畢業之后要當公務員,結婚要……父母只有一個雞蛋,焉能不放入最好的籃子中?是人類,乃至動物歷史上不曾有的超高的風險感,統攝著中國的父母。

    有些父母經常說,你們(指孩子)不理解我們,等你們有了孩子,就會懂了。某種意義上,父母說的是很有道理的,我已經看到無數的年輕爸媽在重復他們父母的做法,而且更加的變本加厲。

    經濟進步則讓這場社會上升的競爭變的更加殘酷:參與競爭的人變多了,要想勝出需要花的資本也多了。

    以教育為例,以往很多人窮的上不了學,現在每個家庭咬咬牙都能讓每個孩子上大學!教育這場競賽參與人多了很多,要想勝出也增加了很多難度。以往本科就可以獲得不錯的社會位置了,現在研究生是起碼的。

    家長也許不懂上面說的種種,但是他們能感覺到社會競爭的“殘酷”。對于自己的子女選擇去做志愿者,在他們看來這怎么行?怎么能在這個社會上生活的不錯?

    要知道,多數人的父母只是普通人而已,他們對于社會沒有什么思考,對于未來沒有什么深思熟慮,只是類似本能一樣的選一條風險最小,貌似最穩妥的路線。而實際上,這可能恰恰不是什么好路。

 

安全感&和多數人在一起

    稍微年紀大一點的父母,由于時代的經歷(政治斗爭,貧困等),造成他們普遍安全感不足。而安全感不足,就會想各種辦法來尋找安全感,追求穩定,孩子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獲得安全感的工具。

    控制(這個最常見,有強勢控制的,也有裝可憐控制的)
    討好(討好孩子讓孩子走選定的路線)
    尋求物質(很看重錢,以讓生活有保證)

    安全感的另外一個側面就是要和社會上的大多數父母在一起。

    以我自己為例。春節期間,親戚朋友見面聊天,聊到孩子的工作,大部分的孩子的工作是公務員,白領,做生意等等,我父母就比較麻煩,自己的兒子在一家NGO里面工作,該怎么解釋呢?所以我爸媽通常的做法是含糊其辭,說在成都隨便找了份工作……

    要和大多數人在一起,這是安全感的一個重要來源。而大多數人構成了社會主流,這是一股龐大的力量,偏離主流越遠越能感受到這種壓力。

    在多數人看來,NGO工作不是一份“好”工作,賺不到錢,不穩定。自己的孩子選擇這樣的工作代表著對主流的偏離,而這會讓父母莫名的感覺有問題,有壓力,感到沒面子。只有內心足夠強大,才可以對抗這股壓力。而多數的父母自己是沒有力量來對抗這些的,他們不但不會幫助自己的子女對抗這種壓力,反而甘愿做社會主流的助力。他們就站在了主流那邊,將這種異類需要面臨的壓力施加給自己孩子身上。

    這是個立場問題。

 

愛&教育

    父母是在竭盡可能的愛孩子。遺憾的是父母受時代的限制,經常是不太懂的怎么去愛的,更不懂得教育。父母所接受的教育并沒有教他們怎么做一個好的父親或者母親,所以有些時候口口聲聲的愛卻造成了傷害。

    關于愛,我沒有什么資格來說,我只說下教育。

    好的教育是了解尊重孩子自己的特性,讓他自然成長——像一棵自然成長的樹。而多數的中國家長則是用一個外在孩子的目標來要求孩子,為達到那個目標可以不顧過程,不計手段——父母期待孩子像鍛壓一樣啪的一下就壓好了。

    父母不懂教育是件很恐怖的事情,經典的《如何毀掉你的孩子》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不懂教育的家長看到孩子和自己辯論,要堅持去做志愿者,或者是讀大學選專業選一個冷門,苦口婆心說了一番后孩子還是固執己見,甚至辯論辯不過孩子時。他不會想到孩子已經在成長,有了自己的判斷和立場,這是好事。反而想的是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戰,自己過往的人生經驗被否定了。最終要更加強力的把孩子打壓下去。

    父母對孩子之間的愛確實很獨特,不同于戀人之間的愛——兩個人越愛,就越走越近,最終在一起生活。父母對孩子的愛最終目標是讓孩子長大成人,離開父母獨立生活。很多父母是意識不到這一點的,他們不知道尊重孩子的獨立自主比關愛對孩子更重要,更不會通過教育讓孩子來成長。

    不少的父母巴不得自己能夠全程為孩子的人生保駕護航。用自己的人生經驗幫孩子解決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尤其是在求學、工作、結婚等人生大事上,千萬別出錯。殊不知這并不是愛,這是在侵犯孩子生命的獨立自主。孩子需要挫折、需要自己來做選擇。

 

子女篇

目標:提供一些具體的做法。

    提前說明一下,改善和父母的關系是件長期的事情,大家不要期待能一蹴而就,一場深談就解決問題。很多時候我們頭腦理智上能夠理解,但是身體感受上無法接受,就是說不出那樣的話,就是做不出來。

    如果有這樣的事情,那就是時候還不到,還需要時間。但是不論怎樣,我們需要先從自己做起,堅持下去。

 

成熟&界限&責任

    自我的成熟是一切的關鍵。

    大多數人都有這樣的體驗,啪啪啪和父母講了一大堆,擺事實,講道理,他們被說的啞口無言,不得不承認你講的有道理。但是有用嗎?

    如果在父母眼中你還是一個只會讀書,缺乏基本生活技能,為人處事上很糟糕的孩子,一個初入社會的菜鳥。你說的天花亂墜也沒有用的,父母沒有把你當做一個成年人來對話,你的話語沒有影響力,只會被當成孩子式的胡言亂語。

    所以我們要做的是讓父母知道我已經成熟了,已經有能力做很多事情了。

    其實父母能清楚的感受到你的改變:過年回家精神面貌如何,有沒有變瘦,一個人在外把自己照顧的怎么樣,自己的衣服怎么洗的,和親戚見面人情世故是不是還是不懂,家里的一些麻煩事情能不能幫上忙……父母就是通過這些家長里短的小事來看你是不是成熟了,是否有自己的能力和意志了。

    伴隨著成熟要處理的是界限和責任,所謂界限就是自我的底線,這條線不能隨便越過。要知道有些事情是必須要堅持的,身為父母當然可以給意見,但是拿主意的人必須是我,因為這是我的事情,誰也替代不了。我選出了自己想要走的路,并且愿意為此負責任,謝謝爸媽你們的意見和主意。

    至于我拒絕了你們,沒聽你們的話讓你們生氣、難過,這很正常,被拒絕了都會生氣的,沒人被拒絕以后還高興。不過我拒絕你們并不是我不愛你們了,也不是我不孝順你們了。我只是不同意你們的意見,想按照我自己的路來走而已。

    和父母界限的建立是個長期的過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如果以前沒有向父母清楚的表面自己的界限在哪,也不能指望能通過一次吵架來建立界限。在父母眼中一直的“乖孩子”,是沒有能力面對社會的復雜的,對選大學、擇業、結婚等等大事考慮是不周的。所以在這些事情出現時他們會站出來,越過界限要幫我做決定。我明白你們的好心,能從中感受到你們的愛,但這個事情我要自己來承擔。如果做錯了,失敗了,我會承認我的錯誤,能力不夠我會向你們求助的。但不論怎么樣,這是我的事情。

 

孝順&負罪感

    孝順是一個繞不開的問題。

    許多人可以剛猛的和父母吵架,用離家出走等很激烈的方式和父母對抗,但是沒法面對不孝這一指控。讓父母傷心,沒法很好的贍養他們會讓子女充滿負罪感。

    父母對子女確實有經濟、情感上的需要,但這種需求并不一定我們都要(能)滿足,更不能說必須按照父母期待的方式來滿足。孝敬父母是沒有錯的,但是孝敬父母不能推導出在工作選擇,人生大事等等上就要聽他們的話。更不能推導出事事要聽父母的,不聽就算不孝。

    如果父母因為所謂的不聽話就指責我們不孝,就各種生氣難過,某種意義上這主要是父母的問題,他們還有待成長。
    
    走自己選擇的路,做讓自己幸福的事情是我們的底線,這是不能退的,在底線的基礎上,盡可能的孝順父母。能做到這個就問心無愧了。

    屈服于父母的意愿,違背自己的天性,只會讓自己痛苦,只會讓自己內心中充滿了負面情緒,也許可以短時間內把這些負面情緒壓下來,讓家庭看起來“和諧”。可是未來這些情緒總會爆發的,干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和自己不喜歡的人結婚總歸會讓自己痛苦的,拖得越長痛苦越大。

    一句話,選自己的路和孝順父母之間是不矛盾的,你要做的其實不過是換個方式來愛父母。千萬不要按著父母的思維把這兩種絕對化,對立起來:選了在外地工作就沒法時常見到孝順父母(動車、視頻……),回到老家工作就沒法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了(可以過幾年再出來,總有機會做自己愿意的事情)……

    父母經常會有這種非理性想法。其特點是一定要做到XXX,否則后果很可怕。比如一定要考上大學,否則這輩子就完了。找不到一個好工作,就沒法結婚……

    我們要做的就是要打破這種非理性的念頭。

    當然,確實也有父母年齡大了,身體不好的,可能很容易出現“子欲養而親不在”的情景的。那我們能做的就是做出一個選擇,并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對父母的期待

    很多時候和父母吵架,自己非常難過和委屈。如果仔細分析的話,這里的難過和委屈其實還暗含著一種對父母的期待:期待父母能夠理解支持自己的決定。正因為這種期待沒有滿足,才會難過和委屈。

    某種程度上我們要意識到父母的有限,放下我們對父母的期待。時代在前進,父母可能已經趕不上了,他們停留在自己舊日的榮光和記憶里面,不理解我們要做的是什么事情,就像我的父母沒法向周圍的人解釋在NGO工作是怎么回事一樣,因為他們確實不了解這個新生事物。說實話,他們不懂才是正常的。

    放下期待的另一重意思是真正的成熟——哪怕沒有父母的支持和理解,我也要堅持自己;哪怕父母反對,我也可以做好事情;哪怕父母生氣難過,我也可以繼續愛他們,孝順他們。

 

其他

    現在人類的壽命普遍在延長,一般來說60歲退休之后還有30年左右的時間。這段時間怎么度過呢?對子女來說,要害之一在于讓父母知道自己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做事情,不是說生命就結束了,剩下的時間只能長吁短嘆,緬懷過去度日。之二在于讓父母可以找到自己的樂趣所在——懂得享受樂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做到這兩點,父母的生活就有了重心,不會過分的放在我們這,也不會過分的把我們作為彌補自己人生缺憾的工具。

 

一些具體的建議:寫作、幽默

    如果有些話想和父母說,但沒法直接開口,那么寫作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寫作既能幫我們舒緩自己內心積壓的情緒,也能幫助我們把想說的整理清楚,平和的說給父母。而當面說,可能說不了幾句就會情緒爆發,不是大哭就是大怒,什么都說不下去了。

    幽默的用途在于應付嘮叨。可能你會遇到這樣的情景:前幾次和父母認真的說了,保證他們聽到也聽懂了你的意思。可是沒過兩天父母又開始了,還是那套陳腔濫調,你懷疑自己之前的工作是不是白做了,充滿了挫折感……我的經驗是這時候要保持幽默,開開玩笑,活躍下氣氛,把父母的話搪塞過去就好。因為父母的嘮叨是他們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么,只能重復自己原有的話,期待撞大運一樣的把子女嘮叨回來。可能他們心里已經無奈接納了只是口頭上還沒放下。

    幽默還有一大用處在于減壓。一般家庭在談論這些的時候都是氣場很低,如同暴風雨之前一樣。幽默可以營造一個比較輕松的氛圍,更容易解決問題。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怎么看意甲直播 山西快乐10分 吉林快3开奖公告 海南省自行车环岛赛 好彩1网上投注 重庆快乐十分彩开奖记结果 宁夏11选五5中奖规则 南风化工重组最新消息 北京快3下载app下载 12博在线娱乐百家乐 湖北11选五遗漏直选3 股票实时行情软件 广西快乐十分在线购买 上海时时乐彩票分析王 2019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涨跌情况 有没有赌钱的网站